企业和居民成本有待明确

www.6030.com

2018-10-13

5个月过后,上海碳排放交易试点便将展开。 不过,试点企业在交易过程中具体会增加多少成本,居民又会分担多少成本等相关问题,目前尚未揭晓。

碳排放交易试点的必要性,不言而喻。

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,根据“十二五”规划,中国政府将在五年内综合运用多种手段,大幅度降低碳排放强度(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),到2015年使全国碳排放强度比2010年下降17%。 在此目标下,上海“十二五”期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(GDP)能耗要下降18%。 此次碳交易试点参加的企业约有200家,初步测算,这200家企业年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约亿吨,占全市总排放量近“半壁江山”。 然而,同样不可忽略的问题是,如果实施碳排放交易试点,在部分企业购买排放配额后,其生产成本有可能因此上升,如果其最终传递至消费端,则居民的生活成本也会有所增加。

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董事总经理林健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也坦承,“减排肯定会增加成本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,但这个成本是国家、社会和企业必须承担的,而我们的市场手段是为了尽量减少这一成本。

”事实上,作为整套体系,在设计碳交易体系时,不仅仅应该考虑到减排的效果,还应该考虑到减排时,企业与居民所需付出的代价。

目前恰逢经济增速放缓之时,在此背景之下,实施碳交易给企业带来的可能负担,也需加以注意。 事实上,碳交易的活跃度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。

目前的碳交易试点工作是否会在推出之际便遭遇低碳价的问题,目前仍是未知数。

有例为证的是,实施了七八年之久的欧盟排放权交易制(EuropeanUnionGreenhouseGasEmissionTradingScheme,EUETS),正在期待欧盟的拯救。

原因是,由于经济低迷,碳排放配额正处于过剩状态,因此碳价也跌到了谷底,交易不再活跃。 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欧洲的碳交易价格在2008年7月达到顶峰,每吨接近30欧元,目前仅为每吨7欧元左右,远低于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师预期的价位,也远低于值得进行投资的最低价位。 据悉,在欧盟将要开启的碳排放交易体系(EUETS)第三阶段,50%的碳排放配额将被拍卖,通过减少配额保护“碳市”。 上海实施碳排放交易试点,初始配额实行免费发放。

实施意见中表示,“原则上,基于2009年-2011年试点企业二氧化碳排放水平,兼顾行业发展阶段,适度考虑合理增长和企业先期节能减排行动,按各行业配额分配方法,一次性分配试点企业2013年-2015年各年度碳排放配额。 ”而值得关注的是,2009年~2011年,恰逢中国经济反弹时期,碳排放水平较高。 尤其是2011年,当时高耗能企业突飞猛进。 但从今年4月开始,“电荒”便逐步蔓延,现在再依据那时的排放量发放配额,是否会起点过高,导致发放配额的“过剩”?“这200家企业是承担强制减排任务的企业。

”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一位参与试点政策制定的人士称。 而对于经济下行期大企业碳排放量在下降,碳交易是否会出现价格极低情况的问题,上述参与制定政策的人士表示,这个还很难判断。 除了上述可预见的一些挑战,上海碳排放交易试点仍然面临着许多技术上和实际操作上的挑战,包括市场行为、交易监管、市场主体责任划分、基本的法律架构等诸多问题,有待细化。